项飚:普通人的“国家”理论

  • 时间:
  • 浏览:0

   中国的“国家”概念是高度总体性的,它不区分地域意义上的国度(country)、民族同去体(nation)、暴力统治机器(state)以及行政执行机构(government)。因此你这俩 区分正是现代西方政治思想的前提之一,也是中国学者和政策制定者所沿用的重要理论预设。以后们 还时需称前者为总体性国家概念,后者为有限国家概念。在有限国家概念的引导下,中国学界和政府自20世纪1000年代以来,提倡国家和社会的分化,一致认为相对独立的“社会”的成长是改善民生的社会形态性条件。学界宣扬“市民社会”;政府也曾积极推动“政企分开”、“党政分开”、建设“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而在老百姓那里,“国家”依然是最受认同的范畴,“社会”则意味着分析不正规和不可信任。“社会上的事情”杂乱无章,上不得台面;“社会上的人”不正经,时需提防;把人“推向社会”意味着分析被抛弃,是单位不负责任的做法。老百姓期望进入国家,而不相信独立于国家之外会给以后们 更大的自由和权力。总体性国家概念和有限国家概念的差别,都不 三个多简单的文词之辨,而代表了不同的政治理念和策略。

   我在20世纪90年代对北京“浙江村”做调查时对你这俩 差别有深刻体会。“浙江村”是三个多主要由来自温州地区的服装加工经营户自发形成的社区。它在经济上发达、在地域上集中、在文化上相对同质,我因此确实它具有形成自我管理的“市民社会”的基础。我和北京大学的学生社团“爱心社”同去,帮助工商户建立自治型的非政府组织。温州工商户对以后们 提倡的自主性、独立性、和政府对话等等并没办法 哪几个兴趣,什么都有 热切希望成为“北京大学爱心社浙江村分社”,并一再以后给以后们 找“名人”题字、做顾问、当“靠山”。确实以后们 的相互相互合作亲密无间,彼此的思路几乎完整性相反。以后 的是咋样培育国家之外的社会空间,而工商户把爱心社看作以后们 “靠”上国家的三个多渠道;以后们 看重北大,并都不 将会它的特立独行,什么都有 认为它和国家核心相联;我以为自主的公共空间非常重要,而以后们 认为国家的认可、正式身份的获得能够保证权益。

   当然,事实再一次证明,老百姓的感觉是有预见性的。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国家权力进一步加强。国家税收跟生央直属企业的利润——中国财政收入三个多主要来源——增长强度是GDP的2到3倍。和20世纪90年代大不一样,政府公务员和国有企业职工成为现在大学毕业生的最佳职业选取。什么都有有“市民社会”苗头的疑问,比如消费者维权、业主委员会甚至劳工运动,所针对的都都不 国家,什么都有 针对具体的市场利益主体,相反,国家是老百姓倾诉的对象、要依赖的仲裁者。Hooper (10005)因此称中国老百姓为“消费者公民”。现在,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让中国共产党之外的三个多组织来治理和代表中国,要比过去更不可想象。有点以后寻味的是,10004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郑重提出“社会建设”,中共十七大政治报告则明确把社会建设单辟一节,与经济、政治、文化建设并列为四位一体。北京市政府在10007年底成立了“社会建设工作办公室”,制定“社会建设总体规划”。

   因此,目前中国社会学界所讨论的“社会建设”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讲的社会将会有很大不同:社会不再是在国家之外,而成为国家的三个多工程。这也预示着中国国家的回归都不 三个多极权甚或掠夺性政体的复归;相反,它代表一套新的治理能力,意欲全面渗入社会生活、吸纳社会。你这俩 发展显然都不 符合主流的理论设想,因此似乎都合乎民意;老百姓从来没办法 感觉国家过大过强是三个多疑问,什么都有 确实国家推进社会建设有你这俩 不好。什么都有,了解普通人的国家概念,是真正理解当前中国社会变化的三个多重要偏离 。

   老百姓平常讲“国家”的以后,以后们 究竟指的是你这俩 ?普通人“国家理论”是为什在历史中形成的?它对民众的实际政治行为、对中国的政治未来将会有你这俩 影响?本文将对你这俩 重要疑问作一非常粗浅的探索。我以为,当前普通人的国家理论的三个多关键社会形态是它的两重性:一方面,“国家”作为三个多抽象的概念,被道德化、总体化、自然化,很少人置疑其合法性和正义性;个人所有所有面,以后们 对具体国家机构的行为则高度怀疑,老百姓和具体国家机构的互动利益化,甚至将会主义化。你这三个多层面上的冲突又反过来进一步使国家观念道德化。老百姓用道德化的语言来批判地方政府部门,在日常生活中对具体机构的不满意激发以后们 对国家的道义期望。理解你这俩 普通人的国家理论,将帮助以后们 理解当前中国社会总体稳定和具体失范之间的关系。

   在近来有关社会抗议的研究中,以后们 还时需都看普通人国家理论的两重性对以后们 的政治社会行为有重要影响。比如,不少文献强调,中国老百姓不从个体权益出发置疑国家的正当性,而更多地是从国家的承诺出发,看政府是否兑现 。老百姓依赖高层国家机构抵制低层国家机构(见O’Brien、李连江[10006]关于农民的依法抗争;陈映芳[10004]和施芸卿[10007]关于都市的抗争;Zweig[10000]所分析的农民“以政策为依据”的抗议策略;Lee[10007]关于劳工运动中的“法律主义”策略;有点是朱健刚[10004]所提出的“较真策略”,即抗争的一方要求权势的一方严格地执行政府法律和规定。“较真策略”还时需认为是Lee的“法律主义”策略的三个多微观体现)。老百姓拿中央的“好经”来治地方的“歪嘴和尚”,不仅是三个多务实策略,也反映了以后们 在更高层次上对国家政治的理解。个人所有所有在对中国东北同去集体民事纠纷案件的分析中发现,老百姓一方面充分强调中央政府的政策,作为个人所有所有句子语资源,个人所有所有面则夸大地方政府的责任,对地方政府提出很高的赔偿要求。以后们 在表述中充分利用“法律主义”句子语(“依法治国”),因此最后又不以后上法庭,什么都有 要求地方政府直接赔偿(将会以后们 确实法律程序更难把握)。什么都有,作为道德化身的(中央)国家和作为直接讨价还价对象的(地方)国家之间的并存和交替,是以后们 行动策略的三个多核心。

   在下文中,我将首先讨论你这俩 是普通人的国家理论,因此提出,以后们 必须把当前的普通人的国家理论看作中国历史上对权力的总体性想象的简单延续。通过和欧洲以及和亚洲因此 国家的比较,我以为中国近现代的具体历史程序对以后们 的国家概念有重要影响。中国近现代的国家建设在形式化的、理性国家和有机的、动员型的国家社会形态间摇摆,始终没办法 形成国家的规范性(即它的理性、系统、制度性的社会形态)和有机性(即它与具体社会生活之间的联系)之间的统一。你这俩 摇摆是当前普通人国家理论的三个多历史基础。我接着考查现阶段国家咋样被“框架化”,从而强化了总体正当和具体失范的矛盾。文章最后提出因此 对策性思考,有点关系到党的建设疑问。

一、你这俩 是普通人的国家理论

   社会学、学些好和政治学的研究将会普遍关注到,“国家”有一种难以研究,是将会它具有深刻的双重性。国家是三个多组织、一套体系、一系列的实践;同去国家是三个多主观构建,是三个多想象。你这俩 主观想象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即它无法和可观察的现实直接对应。当以后们 要在客观世界里指出来“国家”究竟在哪里,以后们 能指的无非是某个具体官员、部门将会政策,显然不等于以后们 脑子里的那个“国家”。这就像树木和森林的关系,以后们 所能直接观察的无非是树木而已,因此这何必 意味着分析“森林”的概念是完整性虚假的;相反,没办法 “森林”的概念,以后们 就必须认识树木。韦伯对国家的理解是经验主义的,把国家看作是三个多实质性组织(官僚体系),因此他注意到,将会以后们 没办法 主观上对你这俩 统治的秩序的想象,那作为实体的国家也就不处于了。Abrams指出:“国家并都不 隐藏在政治实践身旁的处于,而它有一种是三个多表象,它左右以后们 咋样观察具体的政治实践(……国家)从一结速英语 什么都有 三个多(主观)构建。”

   因此我所强调的国家“理论”和不少学些好文献描述的国家想象,即国家咋样通过文化、象征系统来构建个人所有所有,又有所不同。吉尔兹描述的“那轧拉”通过一系列处于中心、向外衍射的文化和仪式表演来整合政体,他因此称之为剧场国家。Aretxaga 建议把国家看成三个多“疑问学事实”,从而考查国家咋样通过 “权力的实践和表述,基层的日常互动,公共文化、哀悼和庆祝句子语,以及和官僚机构、纪念场所等各类空间组织的互动”而被产生出来的。Gupta(1995)在他对印度的研究中,认为无所都没办法 的关于国家腐败的民间句子,看似反国家,确实正是以后们 对国家进行主观构建的三个多公共文化机制。以后们 都知道,象征对中国国家的构建是有点重要的,比如天安门广场、长城、汉文字、各类历史文本,都不 中国国家之成为“国家”不可或缺的偏离 。因此你这俩 研究有以后对象征和想象作过于对象化的解决,没办法 把人的积极能动性充分展示出来。比如Fuller 和 Béné?觙 认为,在分析了国家的象征构成,就还时需看出,“国家”的概念和“经济”你这俩 范畴一样,没办法 固定、统一的含义;Gupta 和 Sharma也指出,国家对不同的人的含义不同,从而国家的统一性是三个多脆弱的表象。Mitchell (1999) 在他那篇广被引用的关于“国家效应”(state effects)的文章中强调,国家和社会的边界什么都有 何必 处于,以后们 想象中的分野乃是国家的一系列行为(比如高度规则化的官僚系统及其行为)造成的感觉效应。因此以后们 应该注意到,国家的统一性、实体性在很大程度上是老百姓刻意塑发明家 家 来的,而都不 三个多被动的感觉效应的疑问。老百姓自愿地把国家本质化和绝对化。我有一种要强调普通人的“理论”而非简单的“想象”,是把“国家”概念看作大众想象、理解、评论、批判社会生活的理论工具,而不仅仅是三个多被想象的对象、被观瞻的象征系统。要把握普通人的国家理论,时需体会它的能动性。具体体现在以下三个多方面。

   首先,普通人的国家理论带有很强的价值判断和指导行动的倾向。普通人的国家理论不回答国家究竟是你这俩 、干你这俩 你这俩 实证疑问,什么都有 关心国家应该是你这俩 样的、应该做你这俩 、群众应该咋样面对国家你这俩 应然疑问。三个多人很将会无法对国家定义,也很将会对国家政策所知甚少,因此这毫不影响他对国家慷慨点评。普通人的国家理论基于生活经验,但又是先于观察、超乎事实的。三个多农民基于他的国家理论而形成的针对政府部门的依据,往往比公共行政学者所建议的方案更有效。普通人的国家理论具有强大的交流和动员能力,产生宽裕的意义,引发直接的行动策略。

其次,普通人的国家理论是“显在”的:公开的表达和交流是你这俩 理论处于的基本依据。在目前主流的关于国家—社会关系的研究中,学者们老是自觉不自觉地预设社会受国家限制,普通人反抗的典型手段是非正式的、隐藏的、分散的。Scott(1990)的“弱者的武器”和“潜台词”(在当权者身旁对权力的批判),de Certeau (1984)的揭示“庶民大众沉默抵抗的生活诗学”和吴飞(10009)“日常实践”的概念,是你这俩 取向的典型代表。在对中国的研究中,Thornton 在对藏头诗、三句半和歇后语的分析强调,“确实听者显然听出了话外之音,因此那偏离 毕竟没办法 被挑明,说者和听者心领神会,又保护了个人所有所有”,从而,“讽刺的、含糊的比喻成为(老百姓)在压抑的国家力量身旁表达意见的手段”。周雪光讲述了农民咋样通过隐藏的手段,在没办法 被组织起来的状况下实现了集体性的不服从。在人民公社时期,大队,有点是生产队和个人所有所有的隐瞒策略保证了社区内的基本正常生活,而像磨洋工什么都有 的弱者的武器意味着了公社制度的崩溃。在改革时期,裴敏欣认为民间的非正式行为将会意味着“潜移默化的民主化”(creeping democratization)。我个人所有所有曾分析北京的外来流动工商户咋样通过对国家的逃避而形成联合,进而形成个人所有所有的声音,期望以后们 会“逃”出三个多自主的社会空间来(项飚,1998)。你这俩 视角以后会们 都看民间潜在的动力,因此它们都不 陷入小农式的政治烂漫主义的危险,即过分强调了普通群众私下自发行为的力量,而忽视以后们 也要站起来大声说话、要组织起来和被组织起来的时需和能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229.html